免费咨询热线:4000-18-1890

新闻资讯

News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acebook爆出史上最大丑闻,数据帝国崩解危机引爆

时间:2018-03-21

美国时间 20 日,全球最大社交网站 Facebook 遭遇公司成立以来的最大危机。长期以来, Facebook 开放 API 接口让外部第三方公司在 Facebook 平台上提供心理测验或者是小游戏,此举丰富了 Facebook 此类社交平台的内容丰富度,也通过用户参与分享进一步强化了用户之间的社交关系的黏着度。这项纯粹的商业活动看起来似乎无害,却因为爆出一家位于英国的数据分析公司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 在未经用户许可的情况下,盗用了高达 5 千万用户的个人资料,而剑桥分析正是在 2016 年特朗普竞选团队所僱用的的数据分析公司,用来分析预测,并涉嫌以此进行社交媒体操作影响大选中的选民行为。
 

这件事的严重性在美国已如野火燎原般延烧开来,包括 Facebook 、推特、Snapchat 等美国主要社交网站公司股价在盘中均重挫大跌,其中Facebook 股价一度重挫超过 6%,即使最后收盘仅下跌约 2%,但从这件事从周末开始发展迄今,在本周开盘的两个交易日中, Facebook 股价已经跌掉了 11.4%,市值更是在短短两天之间蒸发了 600 亿美元。

过去 2 天, Facebook 大量用户数据遭到第三方数据公司“盗用”的事件,已然滚成一个超大雪球般的丑闻事件,在美国、英国、以及其他国家,美国 FTC、英国国会都已要求 Facebook 接受调查,其中甚至传出,根据美国 FTC 与 Facebook 在 2011 年所签订的相关数据保护协议,若此一事件调查结果认定 Facebook 违反协议规定,将遭到高达 2 兆美元的天价罚款,相当于目前脸书市值的近 4 倍水准,而显然这将会是足以让 Facebook 帝国毁于一旦的灭顶之灾。

 

即使 FTC 的天价罚款不见得真会发生,但此一事件对 Facebook 而言,已然演变成为一个超大丑闻,更要命的是,从美国时间 17 日脸出关闭剑桥数据 Facebook 页面、并禁止其他在 Facebook 上的一切广告商业活动开始, Facebook 迄今都坚称其数据并没有被盗用窃取造成的用户资料外洩,而只是被“误用”,但这样的说法显然不足以平息外界的疑虑、甚至是愤怒。特别是到目前为止, Facebook 仅透过公关窗口发表声明说明状况,而身为公司创办人、基本上与 Facebook 画上等号的马克扎克伯格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任何发言表态,更是引发众怒。

这其中的关键在于,虽然 Facebook 是在美国时间 17 日主动封杀剑桥数据在其社交平台上的活动,并且主动在 Facebook 博客说明封杀剑桥数据的原因,同时也发信给多家媒体强调此一事件不是 Facebook 用户资料被盗用,甚至是 Facebook 对于用户数据的保护被破解的问题。但事实上, Facebook 并不是真的主动自愿性的把整起事件公开在阳光下,而是因为事前已经知道有多家美国媒体将在隔天报导此一事件,因此先发制人主动抢取话语权。这样的作法看似聪明,但这家被认为已然是全球最大“媒体”公司的社交媒体公司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也就是当有媒体揭露 Facebook 处理此一事件的操作手法后,居然收到来自 Facebook 的提告威胁,这样的作法无疑是提油救火,让整起事件的发展一发不可收拾。
 

到底发生什么事?

这整件事在短短 5 天内,演变到如今这个地步,其中有一个关键的转折,来自于剑桥分析共同创办人 Christopher Wylie 向英国卫报的主动爆料,Christopher Wylie 对卫报表示,剑桥数据公司早在 2013 年就成立了,它由美国共和党的亿万富豪 Robert Mercer 出资,并由曾经担任特朗普顾问的 Steve Bannon 主导成立,Steve Bannon 并且找 Christopher Wylie 组建数据分析团队。当时这家公司成立的目的就很明确,就是要通过海量数据分析研究,进一步得出操作社会舆论风向,借此影响 2014 年美国国会大选,以及 2016 年的美国总统选举,但后来 Christopher Wylie 发现,如果要做到更准确的用户行为预测,就必须要通过与心理与行为分析的专家合作,因此他找上了英国剑桥大学合作,但剑桥大学并未答应,因而,剑桥数据转向与个别研究人员合作,也就是当时任职于剑桥大学心理测量中心的 Aleksandr Kogan。
 

在 Aleksandr Kogan 加入后,他开发了“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thsisyourdigitallife)的心理小测验,这类型的心理测验在 Facebook 等社交媒体平台上非常常见,用户会通过参与这样的心理测验,得出一个有趣结果,用户可以选择分享在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上,进而吸引其他 Facebook 好友注意、甚至跟进参与。事实上,除了这样的心理测验以外,在社交平台上还有更多小游戏或或者是应用,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取得用户行为的数据资料。
 

而由 Aleksandr Kogan 所开发的这款心理测验,总共有 27 万人参与,并在过程中提供了相关数据资料,而通过这款小测验所延伸连接的社交网络,剑桥数据得以进一步扩大得到高达 5000 万个用户数据资料,而后再基于这些资料,建成心理与行为分析模型,其中包括性格倾性、生活满意度、政治观点、甚至个人喜好等等明确可用的资讯指标结果。值得注意的是,当初这款“这是你的数字化生活”向 Facebook 申请准许发布时,是以学术研究的名义申请,而 Facebook 在审核之后并没有继续把关、追踪其取得数据资料的流向用途,是不是符合当初申请的目的,这让这批数据最后流向剑桥分析手裡,被用来达成研究分析选民行为,进而达成创建操作舆论风向、影响选举结果的目的。

 

向英国卫报爆料此一事件的 Christopher Wylie 已于先前离开剑桥分析,根据他自己表示,是因为看到此社交媒体用户数据遭到滥用、进而影响社会的严重后果而受到自己良心谴责,因而宁愿承担违反保密条款的责任,也必须向外界揭露此一事件,更重要的是,Christopher Wylie 认为,这整起事件最可怕之处,不只在于数据资料外洩的风险问题,而在于身负为 20 亿用户数据资料把关的Facebook 从头到尾都知道这件事。
 

2018年3月21日, Facebook 公司员工们召开了一次内部问答会,阐述关于在上周五爆出的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数据公司剑桥分析公司滥用 Facebook 用户数据事件的一些情况。这是该公司在事发后首次举行相关的讨论会。不过据 The Daily Beast 报道,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并没有参加此次讨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