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咨询热线:4000-18-1890

新闻资讯

News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 正文

媒体报道

塞申斯:加强打击政府泄密事件

时间:2017-08-07

央广网北京8月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来自白宫内部的匿名信息隔三差五地透露给媒体,给特朗普政府带来不小的麻烦。而这一次,泄密的内容是特朗普上任一周之后,分别与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和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进行首次通话的文字记录。

 

按照外交惯例,两国领导人通话之后,会对通话内容进行有选择性的披露,至于详细的通话内容本应是有关国家的机密。但是在本月3日,有两份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他国领导人通话内容的全文,被《华盛顿邮报》大张旗鼓地发表了出来。据称,就连文件中的拼写错误都没有进行改动。

其实在这两次通话之后没多久,有美国媒体声称,掌握了通话内容,并进行了有选择性的曝光。比如,特朗普声称可能向墨西哥出兵解决犯罪问题;特朗普不愿兑现奥巴马政府从澳大利亚接收难民的承诺,甚至提前挂断了电话。

在2月16日的记者会上,特朗普曾表态:“我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媒体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些消息的?这是机密信息。他们怎么做到的?你们知道吗?因为他们干了非法的勾当。媒体应该为此感到羞愧。但更重要的是,那些泄露信息给媒体的人,也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即便当时媒体曝光的内容,仅仅是这两场通话的冰山一角,但当时这起事件已经激起过轩然大波。到如今,就连通话的全文也被媒体曝光,甚至还被标出了重点、加上了背景批注。一向被认为口无遮拦的特朗普总统究竟是如何与他国领导人进行电话沟通的?这显然可以吸引更多好奇的目光。

根据《华盛顿邮报》披露的全文,我们整理了一部分特朗普与他国领导人的通话,并进行了模拟对话录音。

墨西哥部分:

通话时间,2017年1月27日上午9点35分至10点28分。通话对象,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

涅托:特朗普总统,我十分高兴和你通话。我知道我们之间的一些分歧已经让局势变得复杂。

涅托:我认为,我们可以继续努力建设一个新的框架,以继续我们三个国家之间在北美自由贸易区的贸易关系。

特朗普:加拿大不是问题,不要担心加拿大,这是另外一件事。

特朗普:如果你想达成一项协议可以这么操作。但如果我们不能达成协议,我们将对进入美国的产品征收可观的边境税。

特朗普:事实上,我们都有一些政治上的束缚,我必须让墨西哥为边境墙买单。我必须这样做。我已经说了两年,我说他们必须为此买单,因为墨西哥利用美国贸易代表的愚蠢,赚了一大笔钱。

涅托:在安全领域,总统先生,有组织的犯罪是我们两国政府的共同敌人。

特朗普:我们必须消灭他们,必须把他们消灭掉。听着,我知道他们很难对付。我们的军队可以用你无法想象的方式消灭他们。我们会帮你们消灭他们,只要你们的国家不希望他们存在。

涅托:我的建议是,总统先生,让我们停止讨论那堵墙吧,我承认任何政府都有权用它认为必要和便利的方式保护它的边界,但我可以立场坚定地说,墨西哥不能为那堵墙买单。

特朗普:但你不能这样对媒体说。媒体会追着不放,而我不能容忍这一点。你不能这样对媒体说,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我无法进行谈判。

特朗普:我不会主动提起墙的问题,但如果媒体提到这件事,我会说:“来看看它的进展,我们正在和墨西哥解决这件事。”因为从经济角度说,这其实是我们讨论的最不重要的事,但告诉他们“我们会解决这件事”在人们的心理上是有意义的。

听完这些对话,您记住了哪些关键信息?美国媒体普遍关注的,是特朗普在“边境墙”问题上的表态,他说这和其它经济问题相比是“最不重要”的事,但希望墨西哥总统培尼亚·涅托不要主动强调墨西哥不会为边境墙买单。在特朗普的反对者看来,这意味着特朗普在边境墙问题上早已让步,却教唆墨西哥的领导人一起欺骗两国民众。

另外一个需要注意的是,在这场通话结束不久后的那次泄密事件中,曾有媒体报道称,特朗普电话威胁墨西哥总统,要派美军入墨清理所谓的“坏蛋”。而在这一次曝光的通话内容中,特朗普的确提到了出兵替墨西哥解决安全问题,不过也表示此举需要对方同意。

而说到特朗普与澳大利亚总理的另一场通话,此前媒体报道称,这通电话原本预计1小时左右,但是只进行了25分钟,特朗普就挂断电话。特恩布尔则在记者会上表示,特朗普没有挂断他的电话,澳美两国关系“如岩石般坚固”,美国会按照此前的协议,接收来自澳大利亚的难民。那么,这两位领导人究竟是如何“不欢而散”的?

澳大利亚部分:

通话时间,2017年1月28日下午5点05分至5点29分。通话对象,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

特恩布尔:关于“伊斯兰国”,我们将为此投入大量精力。我认为我们会取得成功。

特朗普:当然如此。正如你知道的,我们会在国家安全和边境保护问题上采取强硬政策。

特朗普:我今天和默克尔谈过,相信我,她宁愿她没做过那些事。德国已经因此变得一片混乱。

特恩布尔:我同意你的看法。平心而论,让上百万叙利亚人进入他们的国家,这是导致英国脱离欧盟的一个重要原因。

特朗普: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让这群人进入我的国家的人。而现在我要同意两千个人进来。我可以审核他们,但这会让我处于一个不利的地位。这让我看起来很糟糕,而我刚上任了一个礼拜。

特恩布尔:我不想冒犯你,但这个数据不对,不是两千人。

特朗普:差不多。我还听到了类似5000的数字。

特恩布尔:协议制定的数字是1250,而且这完全取决于你们的审核。

特朗普:我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找到的人,达成了这些愚蠢的交易。我快被这些事逼死了。

特恩布尔:你不会的。

特朗普:我会在上任第一周就被看作是软弱无能的领导人。这会杀了我。

特恩布尔:你当然可以说,这不是你会达成的协议,但你将执行它。

特朗普:我对此别无选择。

特朗普:我一整天都在打电话,而这是最不愉快的一通电话。普京倒是个令人愉快的人。这太荒唐了。

特恩布尔:你想谈谈叙利亚或者朝鲜问题吗?

特朗普:(喃喃自语)这太不正常了……

特恩布尔:感谢你的承诺。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特朗普:这对你们很重要,却令我尴尬。我尴尬了,但至少我帮你你摆脱了麻烦,现在你把麻烦甩给我了。

特恩布尔:你可以信赖我。我会一次又一次地支持你。

特朗普:但愿如此。谢谢你。

特恩布尔:好的,谢谢。

嘟嘟嘟……

我们要梳理一下这次通话的关键信息。对于这场通话究竟是谁挂了电话的疑问,通过刚才的对话,您应该已经有了一个直观的印象。谈话的最后,特朗普已经有些语无伦次,没有回应特恩布尔继续谈论叙利亚或朝鲜问题的要求。不过,主动结束这场通话的,恐怕是特恩布尔。

另外,在新近披露的诸多细节中,美国媒体关注的,是特朗普反复重复错误的难民接收协议中涉及的人数,把1250人说成了2000人。另外,特朗普痛骂奥巴马政府和澳大利亚达成的难民接收协议十分“愚蠢”,并且抱怨说这是当天所有通话中最令他不愉快的一通电话。

还有一个小细节值得关注。在听完特朗普的抱怨之后,特恩布尔提出建议说:“你当然可以说,这不是你会达成的协议,但你将执行它。”

对于大家来说,如此两篇“原汁原味”的国家领导人通话内容被公之于众,确实满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不过对于美国政府来说,领导人通话全文的泄密,毫无疑问是一起非常严重的泄密事件。事发后,白宫发言人沃尔特斯没有回答通话内容是否真实的问题,但表示,电话对话外泄涉及国家安全。

就在《华盛顿邮报》发表这些通话内容的第二天,当地时间8月4日,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宣布了一系列旨在杜绝政府机密泄露的措施,包括加强内部教育;在司法部成立新的部门专门负责此类案件的调查;对此类案件的调查将享有优先权;此外,司法部将重新审核传唤涉案媒体的政策。

塞申斯表示,“由情报部门提议司法部对机密泄密进行调查的数量激增,本届政府执政半年来,司法部收到的就擅自披露机密情报展开刑事案件调查的提议总数相当于过去三年的总数。我们尊重媒体所发挥的重要作用,但是这种尊重绝非没有极限,当媒体所披露信息将人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时,他们亦不能免责。我们要求媒体必须在披露机密与保卫国家安全和情报人员、军人以及所有守法的美国公民之间找到平衡。”